精彩小说尽在零零电子书!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进入TXT下载页章节错误请点击我

首页 > 侦探小说 > 无法相信 > 第一百一十二章:嘴仗

书签

第一百一十二章:嘴仗

慢滚的蜗牛
    韩雪和林烽赶到医院的时候,大厅里已经没有人,打电话给韩雪的那名小护士看到两人,有点不好意思,指着上面道:“那个赖太太简直就是太疯狂了,我们好几个人都拦不住……”

    “后来韩女士知道赖太太来了,叫我们让她上去……”小护士说完,吐了吐舌头,那个赖太太一听到是韩女士叫她上去,嘴上一直是骂骂咧咧的,真是没想到看报纸说有着良好教养的女人也会开口骂人,还骂的那么难听!

    韩雪听到施家贞已经上去了,心里更是着急,和林烽乘电梯往上赶的时候,连手都是冰冷的,林烽握紧她的手道:“没事,赖……”想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赖伯然才好,索性跳过去不讲,“他一定不会让韩姨有事的!相信我……”

    “这怎么能确定?”

    “他那么爱韩姨……”这一点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喜爱的女人都不能好好保护的话,还怎么称的上男人?”

    更何况赖伯然还不是一般的男人,再和韩姨重逢后没几天就能干脆利索的和施家贞离婚,这更能说明赖伯然的心里对于韩姨的感情放的是有多么的深!在这种情况下,赖伯然是一定会照顾保护好韩姨的!只是不知道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两个人分开了这么多年?

    在他们到达病房的时候,隔壁电梯“叮”的一声也开开了!里面走出来的人让韩雪和林烽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是司邵言,陌生的是赖秋华!

    “韩雪,林烽,你们也在?”司邵言一看到两人,先开口招呼到!

    “你们怎么会一起来!”

    韩雪没有问他们来干吗?这里位于医院的高层,是专属的vip病房,能住进这里的也就那么寥寥几位,别人一般是不会上来的。而赖秋华是赖伯然的女儿,她为何会上来?上来是找谁?又是为了什么事?韩雪不用想也知道,这倒好,不止人老婆追来了。连女儿都追上来了,赖伯然啊赖伯然,你说你屁股都还没擦干净,又怎么敢穿裤子?

    这赖秋华会来,韩雪还能理解,可司邵言又是为何会和赖秋华凑在一起的?

    不止韩雪想不通,连林烽也想不通,司邵言知道他们两个好奇,不过现在没时间解释,因为赖秋华已经快他们一步走向韩秋萍的病房了!

    “待会再说……”司邵言说完。和韩雪林烽也快步跟了上去!

    在电梯的时候,韩雪还以为怎么样,韩秋萍多少也要受点委屈,因为就算施家贞打不着她,骂她几句应该也是会的吧!?

    可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

    四个人一齐踏进病房。便被里面的场景给弄的愣了伸,没有骂骂咧咧,没有哭哭闹闹,只有一片祥和安静,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施家贞端着个茶杯,笑容满面,一点都没有护士形容的疯狂。和蔼可亲的站在韩秋萍的病床前,而赖伯然正站在她和韩秋萍的中间,整个人把韩秋萍护在身后,眼神冰冷警惕的看着施家贞的一举一动!

    施家贞好像看不见赖伯然敌对她的样子,把茶杯递到韩秋萍的面前,亲呢的道:“萍姐姐。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一点都没变!我记得以前,你夸过我泡的茶好喝,现在家贞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泡出二十五年前的那种口感?你也知道,自从嫁给伯然开始。我就很少再摸这些东西了!”因为赖伯然从不吃喝她做的每一样东西,即使是普通的白开水,他也从没沾过一口!

    不过施家贞这样半含半露的话语更是引的人浮想联翩!

    韩秋萍看着越过赖伯然身躯,递到自己面前的茶杯,冷笑了一声道:“施家贞,我们都二十五年没见了,我说你怎么还想以前那样会装,你就不能真实一点,美女蛇才是你的本质,你偏要装白莲花,你装的不累,我看了都难受,装逼可是技术活,真心不适合你!”

    “妈……”

    “妈……”

    韩雪和赖秋华同时叫到,互看了一眼后,各自撇开,走向自己叫的人身边!

    韩秋萍对施家贞一番冷嘲热讽的话,除施家贞和赖伯然脸色未变外,林烽和司邵言皆是一脸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连韩雪都嘴角弯了弯,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她妈的嘴这么毒呢!?

    施家贞对韩秋萍的话恍若未闻,看韩秋萍不接她的茶,笑了笑,把茶杯放回桌子上,看着站在她身边的韩雪道:“这就是姐姐的女儿吧!?都长这么大了,我记得当年可是还抱过她呢!我还记得,当年姐姐带她离开的时候,她才这么一丁点,名字都还没取,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唤她?”问完后,又做不好意思状,拉过同样站在自己身边的赖秋华道:“你看我都忘了和姐姐介绍,这是我的女儿,今年二十五岁,叫赖—秋—华!”

    一字一顿的说完,对于赖伯然的脸色瞬变,和韩秋萍的面无表情很是满意,又道:“姐姐这么多年独自生活,还要抚养小孩,应该很辛苦吧!?听说姐姐也没有再找个知心人,啧啧啧……那姐姐的小孩不就是属于单亲家庭?这也太可怜了!那里像我家秋儿,伯然从小把她捧在手心里疼,读书的时候,每回一放假,伯然都要她到国外去旅游,学校开个什么会啊,我都还记不清呢,他却每场都准时参与,我这女儿说要什么伯然就给什么,从没二话!姐姐你说,这伯然疼女儿也疼的太过了点,虽然说这女儿得富养,可也不是这么个宠法,也不怕把人给宠坏了……”

    施家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韩秋萍一杯冷水泼到了脸上,“你干什么?”赖秋华高声斥问到,问完后,又忙问被水泼到脸怔了一下的施家贞,“妈,怎么样?”

    韩雪紧握住韩秋萍因为施家贞的话而气的发抖的手,看她胸口起伏的厉害,忙道:“妈,不要紧,我没事,有没有爸爸对我来说都一样,你别听她说的,真的,我没事……”

    韩雪知道韩秋萍之所以会这么激动,也不过是施家贞踩到了她的痛处,韩秋萍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她觉得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韩雪,这个从小就被小伙伴嘲笑有妈没爹的小女孩,即使她从来就不曾和她说过半句她所受到的委屈,她还是知道,韩雪她羡慕那些有爸爸妈妈接送,开家长会父母都能参加的同学!

    脸色难看到极点的赖伯然一把攥起施家贞的手,把她往病房门口拉,施家贞紧撰住门框,尖声叫道:“赖伯然,你放手,我话还没有说完……,你放手!”

    赖秋华也在那里帮着施家贞扯开赖伯然的手,“爸,你快放开妈妈,她的手快被你攥断了!”

    “秋儿,谁让你来这里的,大人的事你不懂,最好不要管,赶快给我回家去!”赖伯然不理赖秋华的哀求,严肃的对她说完后,更用力的扯着施家贞!

    赖秋华从小被赖伯然疼着宠着,别说喝斥了,连大点声对她说话都从来没有过,现在却被当着这么多人训斥,还当着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心里委屈到了极至,在看到林烽走到韩雪身旁,和她一起握着那个破坏她家庭的女人的手更是难受到不管不顾指着她们道:“为什么我妈妈就不应该在这里,可是他们却可以待在这里,爸……我和妈妈才是你的妻子女儿,才是你应该保护的人,可你看看你现在在干什么?因为一个不知来历,不知廉耻的女人,你就要和我妈离婚,你……”

    “啪……”

    赖秋华捂着被打的脸,看着还高举着手,没有收回去的赖伯然,眼泪涮的就掉了下来!她觉得这段日子以来就像在做着一个恶梦一样,不止疼爱她的妈妈打了她,现在连疼爱她的爸爸也打了她,他们还离婚了,如果不是恶梦,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可怕的事?可如果是做梦,又为什么会这么痛,脸痛,心痛,痛的她一刻都待不下去,咬了咬下唇,不理满脸懊恼的赖伯然,用力的把门一甩,跑出了病房!

    “秋……”赖伯然只来得及喊出一个字,便看不见赖秋华的身影!

    司邵言左右看了看,赖伯然还攥着施家贞,而林烽还陪在韩雪身边守着韩秋华,好像除了自己这个被赖秋华在半路上硬扯着陪她过来的旁观者外,各个都走不开,也都不可能去追赖秋华,在心里叹了口气,司邵言啊司邵言,你说你没事不呆在家里,满大街乱逛,被人硬拉着来医院看了一场女人之间无硝烟的战争,现在不去追人,你又说不过去,你说你这是何苦来哉?

    “赖叔叔,别担心,我会照顾好秋华的!”司邵言对着赖伯然道!

    “那麻烦你了!”是司邵言的话,赖伯然就不用太过担心赖秋华这样跑出去会遇上什么意外了!

    ps:

    作者有话说:这几章过渡,剧情君马上就来……

设置 手机 目录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